张静初:我可能注定不会大红大紫

2017-07-17 11:37 知音官网发布

  独家专访

  张静初:“我可能注定不会大红大紫”


  文|林诗颖

  上一次采访张静初,是四年半前的一个夜晚,地点么,是在从汉口国际广场到天河机场的路上。

  采访为什么会在路上?

  那晚,参加完活动的张静初着急赶飞机回北京,却又要完成与我的“专访”约定。于是在参加完活动换好便装后,便邀请我进了她的车。直到今天,我对那会张静初“喜欢打岔”的印象深刻,因为一路闲聊的时候,她都不时在跟我分享一些好玩、美好的东西:“你看,路边有一只小猫”;“哇,好漂亮的烟花,武汉经常放烟花吗”……能发现生活中细微美好的人,该是内心多么柔软细腻的人啊!

  那年的张静初告诉我,世界上有不少美好的事情和令人开心的事情,“比方说你前两天鼻子堵了,今天通了,也会觉得很开心”。她让我看到文艺青年的谦和与礼貌,她下车前跟我道别,并不忘嘱咐司机送我回家;她也让我感受到她的诚恳与坦白,因为她说“和其他明星相比,我冲劲不太够,计划性也比较差”——都说在娱乐圈想要保持初心很难很难,但很庆幸,几年过去,她还是她。

  新晋最佳动作女演员

  张静初是娱乐圈少低调的女演员,一般来说,没有作品她根本不会出现在大家面前。这次出现,是因为最近由她主演的电影《快手枪手快枪手》正在公映。

  这部电影讲述了一场惊险刺激又笑闹不断的夺宝冒险之旅。在片中,张静初化身冷艳神枪手,动刀动枪动感情样样不落,性感长发造型依然英气十足。有观众表示,第一次看到张静初诠释这样炫酷利落的角色,与以往“文艺女神”的形象完全不同。甚至有女观众表示自己快要被帅气的张静初“掰弯”,说看了电影之后对张静初犯起了花痴。凭借在这部电影中的精彩表现,张静初获得了第二届成龙动作电影周最佳动作女演员奖项。

  “李若云的性格很高冷,但她的高冷第一来自于她的信念,她对于国家和民族存亡的信念;第二是源于她的身世和背景,她的高傲与冷淡都是有原因的。当你知道了原因就不会对她的高冷很反感,反而会很喜欢她”,张静初说,电影《快手枪手快枪手》中李若云这个角色,演起来非常过瘾。“我一直喜欢拍动作片,小时候就很爱看武侠小说,算是我们这一代人都会有的童年梦想吧!我会觉得武侠小说里面特别酷!”

  张静初说,这个角色是自己之前没有尝试过的,“她是一个很酷的用双枪的特工,在这个戏里不管是耍枪还是沙漠打斗,我演的都很过瘾,虽然吃了不少苦,但是后来看片的时候还是觉得很值得”,而熟悉张静初的观众不难发现,虽然张静初的作品并没有“量产”,但她饰演的角色重合度非常低。也许一直以来张静初都在尝试更多可能,因为在电影《快手枪手快枪手》东莞路演时,导演潘安子就自曝因为张静初较早就参与进项目中来,所以快枪手李若云这个角色实际上几乎是为张静初量身定做的。张静初也在当时的采访中表示,自己不仅可以演冷艳枪手李若云这样的角色,甚至刘晓庆的角色——疯疯癫癫、泼辣豪放,一言不合就拔刀相向的金三娘也可以胜任。她还笑称,自己下部想演一个金三娘这种泼辣又不失端庄的“泼辣子”,开拓一下自己新的戏路。

  希望有机会跨界当导演

  张静初坦言,自己最早和导演潘安子聊起电影《快手枪手快枪手》是在两年前:“他当时有了这个电影的构思,我听了觉着特别有意思,没想到一等就等了两年,非常佩服导演的这股韧劲儿。”其实,除了演员与导演的关系,张静初与潘安子还是大学同学——两人都是中央戏剧学院1997级导演系学生。

  如今越来越多演员成了老板,越来越多的演员也开始尝试影视剧幕后工作。很早的时候,张静初就开始做自己的工作室,然后在2014年,又成为电影《脱轨时代》制片人——既然是导演系毕业,那么张静初自己做老板并自导自演一部戏,似乎成了大家翘首以盼的一件事儿。

  “这两个目前来说不会,我觉得我做不了老板,因为怕管理怕应酬。自导自演,要么就导,要么就演,自导自演我可能分身乏术吧,我是做事情很难做两件事的人,也许我超出我的想象,我比我想象中的厉害,我不知道,现在可能还没这个能力。”

  但导演系毕业,跨界当导演不是应该理所应当吗?“没有啊,学导演不一定真的能做导演,我觉得导演系的教育有点像大学的基础教育,就是可能只是让我形成一个审美体系,如果真的要做还是差太远。”张静初说,如果真要跨界当导演,那么她一定需要找到合适的剧本,“我喜欢的类型可能也不会是那种大卖的题材,不知道,所以走着看,希望有机会”。

  《第1生活》&张静初,独家Q&A

  Q:凭借《快手枪手快枪手》这部电影您获封最佳动作女演员,能不能简单介绍下,为拍这部戏您做了哪些准备工作?将来会不会尝试更多动作戏?

  A:有的,之前我们提前一个星期去练,在戏里我还是有挺多动作戏。最重要的就是耍枪,所以就要练。想着转枪很帅,所以就练转枪,因为是双枪,右手转很快就学会了,可是左手转就总是飞出去,而且道具枪特别特别沉,为了做的好看,比正常枪长很多,金属的,很沉,一般人可以拿着那个当哑铃。(笑)双手一起转的时候,另外一个总会飞出去,然后我都是前面垫一个海绵垫,因为既怕枪摔了,又怕砸到人,我还把脚藏在海绵垫底下,因为被砸过一次,砸到脚趾,很痛,后来我就注意保护一下了。

  之后如果有机会还是会接动作戏的,因为我觉得拍动作戏虽然很苦,但是看到成片会觉得吃的这些苦都是值得的。

  Q:和林更新合作是什么感受?能评价一下他吗?

  A:我觉得小新是一个非常好的演员,拍动作很有经验,也很会照顾人。我们俩一起摔下去的时候他一直用手垫着我的后脑勺,他手都嗑破了。挽袖子那个戏也是在一个沼泽地拍,冷到我从来没有过的一种感觉,有人冻抽筋,我的手也冻得回不去了。小新当时的那个袖子都一直挽起来的,大家怕他冷让他先放下了,结果他说:“谁都不要动我,马上开机,要再坚持十秒二十秒”。

  Q:大家喜欢称呼您为“文艺女青年”,这么多年里您也一直在坚持拍摄文艺片。但现在来看,文艺片的票房似乎很难有多高,未来还会继续拍文艺片吗?

  A:我觉得自己接戏最重要的,还是我认为那个角色有意思有挑战,可能有时候不太考虑那些制作规模,类型是商业片还是小众文艺片,因为过程最重要。就像当时拍完《尖峰时刻3》,就回来接拍《红河》,当时成龙大哥跟我说你是不是傻,拍完这么大的制作为什么不留在L.A,为什么接拍这么小制作的东西。我说因为可以演很可爱的小傻子啊,他说嗯,你就是一个小傻子。

  但如果要从事演员生涯来看,其实是应该要有规划的,但我没有,我认为在一个有诚意的作品的前提下,有挑战的角色最好。

  Q:感觉您是娱乐圈少有的低调演员。有作品上映就露个脸,平时也没绯闻和花边新闻,始终与娱乐圈保持恰当的距离。现在娱乐圈更新换代很快,会不会担心太过低调被大家忘了?在没有作品与大家见面时除了正常的工作,您一般还会去做些什么?

  A:我一直认为,最重要的是你自己想做什么,不要后悔,因为人生路不同选择肯定会有不同的命运,如果像我这样想,可能注定了不会大红大紫,那就一定要能接受所带来的结果,比如我觉得这样也很开心。

  平时在没有工作的时候,我更多会选择待在家里,看看书看看电影,侍弄一下自己养的花花草草。算是一个比较宅的人吧。

  Q:大家对您的另一半一直很关心,具备什么特质的人可以吸引你?

  A:我一直认为最重要还是这个人能给生活加分吧,每个年龄段对感情的定义不同,以前就是要轰轰烈烈的,认为一定要特别戏剧化的恋情才是真的爱,但现在,随着年龄的增长,才觉得有个人能让你的生活变得温暖,同时也能够让你觉得生活平淡且充实,这才是最好的状态。

  Q:近年来您也参加了一些综艺栏目,现在演员能参加的节目其实挺多的。对于综艺栏目的选择,您有什么看法?

  A:真人秀节目的录制其实是很辛苦的,甚至比拍戏还辛苦,所以我觉得做一个时间比较长的真人秀还是需要一定的毅力和决心的。真人秀其实能很好的让观众们看到这些所谓的男神女神生活中最真实的样子。我觉得这也许就是大家比较喜欢的原因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