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杂志精品 2017.09上半月版

2017-10-18 15:22 知音官网发布

  原标题:《王室御医回国救夫:自行车铃声响起那是我的深爱》
 


齐爱红和丈夫的合影

 

  齐爱红原在辽宁省中医学院附属二院当医生。后因医术精湛,她告别丈夫王海援和10岁的女儿,受邀到沙特阿拉伯王室做御医,多病的老公主对她十分依赖,她在王室也十分受欢迎。她一做就是十年,在女儿中考、高考、恋爱的关键阶段,母爱都是缺席的,夫妻之间的情感也疏离了不少。

  和当今很多年轻人“宁在宝马车里哭,不在自行车上笑”的恋爱观不同,齐爱红和王海援结婚时,是用自行车驮她当新娘的,夫妻俩婚后十分恩爱。她去沙特阿拉伯王室做御医,还没到中年的王海援忍受着别离之痛,给女儿既当爸又当妈。十年后,他突然中风瘫痪在床,齐爱红能否回国拯救丈夫?这一家的命运会怎样跌宕?
 

  当上沙特王室御医:分别最是难忍的痛

  2003年11月的一天晚上,齐爱红接到丈夫王海援的电话,说女儿王琦发烧了。她的心不由揪痛了。

  齐爱红原在辽宁中医学院附属二院第一门诊部当医生。1983年她与英俊的王海援结婚时,王海援当时用自行车将她迎娶回家,日子清贫,却十分恩爱。1996年,王海援单位不景气,他下岗了。10岁的女儿王琦还在上小学,齐爱红在工作之余给人做针炙。

  1998年春,辽宁省名中医李成娟在沙特阿拉伯的中国援建医院做针灸理疗工作,急需一名医生做她的助手,李成娟选中了齐爱红。那里的工作收入比较可观,想想丈夫下岗没了收入,家里住着17平米的小平房,她和丈夫商量后决定去沙特工作。

  离家前两天,齐爱红给女儿写了一封信:“我最亲爰的宝贝女儿,妈妈马上要与你和爸爸分别一段时间,去很远的异国他乡工作。妈妈不在你身边,爸爸照顾你,你要好好听爸爸的话……”

  女儿还在熟睡中,齐爱红叮嘱了婆婆一番后,带着不舍和丈夫出发了。

  王海援把齐爱红送到北京,当晚住进一家小宾馆里。一夜无眠,王海援说:“都怪我没本事,当年迎亲时用自行车把你驮回了家,如今又下岗,还得靠你去国外挣钱养家。”齐爱红笑着说:“我会让你和女儿住上大房子,咱家会慢慢好起来的。”

  第二天早上,夫妻俩在安检口告别,齐爱红强忍的眼泪终于掉了下来。

  13个小时后,飞机停靠在沙特阿拉伯首都利雅德机场,一个沙特小伙把齐爱红接到中国的援建医院。

  第二天,齐爱红便和李成娟一起投入的工作,每星期固定往家里打一次电话,每月一半的工资都用来打电话了。很长一段时间后,齐爱红和太夫、女儿才慢慢适应这种分别,逐渐减少了电话次数。

  由于工作离不开,加上签证等原因,齐爱红两年没有回来。除留下基本生活费外,她把挣来的钱全寄回国内,让丈夫安排生活和女儿的教育。

  2001年5月的一天,院长要齐爱红去给费瑟国王的大女儿出诊,并为她配了一名翻译。皇家的车把她接到老王宫,她看到一位年迈的老妇人躺在床上。她是国王的长女哈密勒久哈拉,已76岁高龄。老公主曾去美国做过膝关节手术,但手术失败了,处于半瘫痪状态,她浑身无力,情绪烦躁,不能进食。

  齐爱红给公主诊断后,给她做了50分钟的针灸和点穴,当调理将要结束时,管家拿来两张500沙币,是给她和翻译的小费,合计2400元人民币。齐爱红有工资,觉得不该收小费,她谢绝了。

  此后,齐爱红每天去老王宫给公主做一次调理,三个月后,老公主的身体明显好转,免疫力上升,说话有了力气,并且能够吃饭了。

  经过多次考察,老公主决定调齐爱红到王宫工作,专门为国王夫人、公主、孙女、外孙女做保健医生。2001年8月,利雅德省长找到中国大使馆,让大使馆的工作人员帮助说服齐爱红继续留下来。

  本来,齐爱红在沙特再工作一年就能回国了,那时女儿就要面临中考,接下来还有高考,她身为妈妈,不能在女儿这么重要的人生阶段缺席。何况她到国外已经两年,除了想念女儿,也十分思念丈夫。然而,无论是老公主还是李成娟老师和中国大使馆的工作人员,都对她抱着极大的诚意,言辞十分恳切,同时,她也想在沙特再多赚些回国,日后供女儿读大学。

  再三考虑过后,齐爱红与王室签了长达十年的工作合同,年薪相当可观。此后,齐爱红还给王后治好了腰脱,成了王室每一个成员的好朋友。哈密公主对齐爱红就像对自己的女儿一样呵护,可饱受思念丈夫与女儿之苦的齐爱红并不快乐。

  王琦参加中考,齐爱红也没能回国。最后,她找到哈密公主说:“我要回国探亲,我女儿都读高中了。”老公主望着她说:“你眼睛是哭肿的吗?”齐爱红点点头,老公主心疼地对她说:“别哭,我这就让你回中国。”说罢,她让管家给齐爱红订了回国的机票。


  心系遥远的家:十年缺席的夫妻情和亲情如何弥补

  几天后,齐爱红从北京转机回到沈阳,终于看到了来接机的丈夫和女儿。王琦扑上来,紧紧地抱着她,大声地喊着,眼泪快要流成了河:“妈妈,我想你……”齐爱红松开女儿的拥抱,仔细地打量着女儿。她刚离家时,女儿才10岁,如今已经17岁了,长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她轻抚着女儿的脸,擦去她挂到腮边的眼泪,父女俩拥着她上了回家的车。

  家里已不是原来那间仅有17平米的小平房。王海援用齐爱红寄回的钱,买了一套100多平方米的房子,装修得很漂亮,家电、暖气等一应俱全。齐爱红一样样地看着,自豪感在笑容里情不自禁地溢出。

  那是夫妻俩分别5年后相聚的第一个晚上,丈夫从她头上找到几根白发,心疼道:“你在国外挣钱,这个家靠你养着,辛苦了。”齐爱红依偎在丈夫的怀里说:“王室的人对我很好,只是我太想你们了,夜里经常哭醒。”夫妻俩说了半夜的话,说也说不够。

  齐爱红只有两个月的探亲假,她特别珍惜每一分每一秒的幸福时光。她让丈夫和女儿穿着她从国外买的衣服、鞋子,一家三口手拉着手去逛街。她给他们做饭、洗衣服,去女儿放学的路上等她。婆婆也过来了,她给婆婆针炙,减轻婆婆的风湿痛。

  晚上,齐爱红做完家务,就在一边看着女儿做作业。她看到老师在给女儿的初中毕业留言里写道:“王琦同学,在你即将毕业离校的时候,老师心里很不舍,因为你的成绩那么好,人品也是那么好。妈妈远在国外工作,你全靠爸爸一个人照顾,竟然成长得这么阳光,这么优秀,老师为你感到骄傲。希望你上了高中、进了大学以后,仍然这么优秀!”看到这里,齐爱红眼泪流了下来,心里既内疚又为女儿感到欣慰。

  两个月假期很快休满了,齐爱红不得不飞到遥远的沙特。直到2006年,王琦考上辽宁中医大学,齐爱红也没能回国,她只能在电话里向女儿祝贺。

  经过齐爱红多年的针灸治疗,哈密公主终于摆脱了轮椅,能短时间行走,这在所有人看来都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奇迹!2008年5月28日,四川汶川地震,齐爱红一边看新闻,一边哭,她通过丈夫和女儿,向灾区捐了款。哈密公主也动员王室捐款。那一次,沙特共向中国捐款5000多万美元。

  王琦大学毕业后,进入辽宁省血液中心工作,齐爱红放心了不少。此后,王琦和大学毕业后在一家外企工作的辛宾恋爱了。齐爱红在视频里见过辛宾,他长得浓眉大眼,说话时爱笑。他在视频里对齐爱红说:“阿姨,我会对王琦好的,阿姨您放心。”齐爱红对辛宾很满意。

  2012年初,齐爱红还有半年,与沙特王室的合同就到期了。哈密公主已经87岁,她常常看着齐爱红说:“齐,你永远不要离开这里,不要离开我。“她盯着齐爱红,端详了半天问:“你的女儿也像你这么苗条、漂亮吗?”齐爱红说:“我女儿比我漂亮多了。”公主说:“那就叫丈夫带你女儿一起来这里安家。你女儿长大后,就嫁给我们家的一个小王子,就这么定了!”齐爱红笑着摇摇头说:“她已经有心上人了。”

  哈密公主看出齐爱红很思念丈夫,让她全家都来沙特,承诺会在王宫附近给他们一家买一幢别墅,并给他们提供汽车和司机,还有打扫卫生的、做饭的女佣。公主说:“你女儿大学毕业后就来王室工作,如果她不愿意,就把她安排到国王医院工作好吗?你爱人跟王室管家一起工作,这样,你们一家就可以团聚了,你也不会那么想家了。”

  齐爱红却没办法答应公主的请求。她知道女儿不可能放弃爱情来沙特,而丈夫也不愿意。自从女儿工作后,他就轻松了很多,平时主要是炒炒股,过得逍遥自在。

  但哈密公主仍没有放弃,几乎每天都要对齐爱红“唠叨”一遍。齐爱红看老公主实在离不开自己,最后总算答应等这个工作合同结束后,仍留在沙特,工作合同一年一签。哈密公主高兴地同意了。

  2012年2月底的一天,王琦在电话里对齐爱红说:“妈,辛宾爸妈要会亲家,让我爸爸会面行吗?”齐爱红说:“爸爸可以代表我做决定。”这样,王海援跟辛宾父母见了面,把女儿同辛宾结婚的日期定在10月2日。届时齐爱红会回国参加女儿的婚礼。

  2012年3月20日,齐爱红突然接到王琦哭着打来电话,一个不好的消息差点把她击倒!

  原来,3月1日,王海援在家做饭时突发脑梗塞,倒在地上。正好在家的王琦对父亲进行了急救,辛宾叫来了120,把他送进沈阳市中医院。王琦怕母亲在国外担心,当时并没把这一消息告诉母亲。经过20天的治疗,王海援虽然命保住了,却留下了瘫痪的后遗症。3月20日,他出院回到家里,王琦这才打电话告诉了齐爱红,并发来父亲瘫痪在床上的视频,哽咽着说:“妈,你快回国吧!”

  一时间,齐爱红呆住了,她只觉天旋地转。齐爱红向公主哭诉这一不幸的消息,公主听明白了,抱着齐爱红哭,她对齐爱红说:“不怕,你快走吧。我再不留你了,回家救人要紧呀!”

  公主立刻让管家给齐爱红订了回国的机票。当天夜里,齐爱红蒙着被子哭,舍不得公主,又为丈夫担心。佣人告诉齐爱红,老公主也一宿未睡。第二天早上,哈密公主抱紧齐爱红说:“我会记得你。你想我了,就回来。”齐爱红哭着说不出话来。
 

  告别王室回国救夫:自行车铃声响起那是我的深爱

  3月30日,齐爱红回到沈阳,见丈夫躺在床上,可怜巴巴地望着她,泪水涟涟。她上前抱着丈夫:“海援,我回来了。我们以后永远不分开了。”王海援眼泪滚了下来。他说话不利索,咬字不清,王琦在一边翻译父亲的话,齐爱红才好不容易听明白。

  王海援说这十年,他其实过得很孤独。那天晚上,他想着女儿结婚的事,想着要提前做哪些准备,也想着齐爱红,越想越激动,不知怎么就发生了脑梗。

  齐爱红一边听,一边默默地流泪。十年里,她只顾着在王室兢兢业业地工作,只顾着给家里赚钱,虽然自己也很无奈,但她还是疏忽了与丈夫的长久分离,给丈夫带来的孤独和疏离,她深感愧疚。王琦把母亲拉到一边,流着眼泪说:“妈,你在国外赚钱很辛苦,爸爸也不容易。你知道刚出国那几年,爸爸带我有多难吗?你看爸爸的头发全白了……”

  齐爱红上前,替丈夫抚平他乱糟糟的白发,哽咽般地说:“老王,我回来了,这次不走了,你不要怕。”

  齐爱红立刻给丈夫做检查,发现他舌苔黄腻,耳垂有两条深沟,眼睛布满血丝。顺着他的手,又摸到他的脉沉滑,发现他腿抬不起来。

  齐爱红要让丈夫站起来!可王海援不配合治疗,也不愿吃饭,他口齿不清地说:“你,你——不——要——费劲了。”齐爱红安慰他:“你一定会站起来!”

  针对丈夫的心理障碍,齐爱红给他讲了一个在电视上看到的故事:有一个男人,在车祸中被撞成了“植物人”。他在床上躺了10年,不省人事。10年当中,妻子每天都给写他一封情书,念给他听。一天,昏迷十多年的丈夫终于苏醒过来了,对妻子说:“我爱你!”从此后,他慢慢就好了。王海援听到这儿,突然口齿不清地说:“我——爱——你!”他眼角流下了热泪。从恋爱到现在,他很少这样表达过,齐爱红特别动情,把嘴贴在他的耳边,轻轻地说:“海援,我也一样——爱你!”

  从这天开始,齐爱红给丈夫端上做好的饭菜,王海援再不拒绝,还吃得有滋有味,他也愿意好好配合治疗了。齐爱红每天给他针灸、服药。一个月后,对他进行肢体训练,感到他的手渐渐有握力了。
 

  齐爱红对丈夫讲述他们恋爱时的故事——

  “你还记得吗?当年,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你是那么有风度,梳一个中分往后背的头型,浓眉大眼,高鼻梁、圆方脸。当时,你手里还拿着一张报纸,我那时梳短披肩发。我皮肤也很白,长得很美是吧?当时我们一见钟情你去北京出差时,给我买了一件很美的衣服。你母亲到处向人介绍我,说我如何如何地好。海援,我对妈妈有天然的亲近感,我从小没妈妈,把你妈当成了亲妈。

  还有,咱俩直到结婚前才吃过一次饭,那婚前仅有的一次吃饭。你还记得吗?是去中街买结婚衣服。你要了四菜一汤,那天,我觉得有家啦,我要永远和你在一起。婚前、婚后,我们都很节俭。为了节省钱,你没敢租迎亲车,你记得吗?你是骑自行车把我接回家的,有你这样的吗?你咋那么抠?那辆自行车,我们的婚车,我还保留着呢,你看,就在墙角那里。”

  齐爱红说到这里,王海援含着眼泪,一字一句地说:“是的,拿自行车接你,委屈你了。你不在家时,我一想你,我就擦这辆车,女儿问我为什么,我也不说……”齐爱红握着丈夫的说,动情地说:“我们这一辈子过着最简单的生活,我们好好珍惜这份缘。

  齐爱红跟丈夫回忆他们相爱时的甜蜜往事,她坐在他自行车的后面,双手环抱着他的腰,穿街走巷地兜风;回忆他们刚有了女儿时的忙碌,他亲吻着女儿小小的粉脸蛋,好不开心;回忆他第一次送她出国时,他们住在小宾馆里,憧憬着一家能住进一套大房子……齐爱红说:“现在,我们一家早住上大房子了,女儿就等着你好起来。你要是坐着轮椅参加她的婚礼,她会没面子,你要好好配合治疗。”王海援点头。

  哈密公主常打电话问候齐爱红丈夫的病情,说:“你爱人一定会站起来,我天天为他求神保佑。”

  齐爱红每天让丈夫练习拣核桃,并逐渐让他拿小锅训练。第45天早上,齐爱红的训练结束后,王海援忽然说要坐起来,齐爱红居然轻松地把他扶了起来,说明他腰部有力量了。她慢慢扶着丈夫下床,王海援竟强有力地站起来了,他激动地叫出声来。那一刻,齐爱红紧紧抱着丈夫,夫妻俩的眼泪流在了一起。

  2012年10月2日,王琦和辛宾如期举行婚礼。那天,王海援西装革履,在齐爱红的搀扶下,他走上婚礼台,对着来参加婚礼的亲友大声地说:“祝福——我的宝贝女儿!我要特别——感谢我的老婆,是她让我——重新站了起来!”他哽咽了,齐爱红悄悄拉住他的手,他继续一句句讲下去,亲友们纷纷给他鼓掌。

  2013年10月,王琦生了女儿。王海援已基本康复,和妻子带外孙女,给外孙女唱摇篮曲,哄她入睡。

  齐爱红还陪丈夫推自行车训练。2016年“十一”,王海援终于跨上了自行车,齐爱红骑着另一辆自行车,陪他一起慢慢地骑行,慢慢地,他越骑越快,越骑越兴奋,回到家已满身是汗。

  当晚,齐爱红接到哈密公主的电话,公主在电话里说:“你们中国有句老话,好人有好报。齐,你会越来越好的!”公主还在电话里邀请齐爱红一家去沙特旅游,齐爱红高兴地答应了。

  2017年4月,王海援完全恢复了运动能力,他能骑着共享单车,接送上幼儿园的外孙女上学放学。齐爱红准备在“十一”期间,带丈夫和女儿女婿去沙特旅游,看望一直关心他们的哈密公主。她要重新拾起那些遗失的美好,把自行车上延续的夫妻情缘,延续到地老天荒。

  (编辑/罗婷 作者/巴图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