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杂志精品 2017.10下半月版

2017-11-06 09:21 知音官网发布

  原标题:为母则狠:我与五个子女的“贫富”大战

  靠双手打拼下千万家产的冉敬芳,将自己的三个孩子以及丈夫与前妻的一对儿女,都接到身边生活。冉敬芳的初衷很简单:自己努力奋斗,就是为了让孩子们过上优越的生活。但事与愿违,五个孩子不仅矛盾丛生,还问题不断……痛定思痛,冉敬芳收起泛滥的母爱,变身虎妈,狠心将孩子推向市场,让他们自谋生路。她这样做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五个孩子现在情况如何?本刊特约记者在对这个家庭长达十多年的追访后,执笔为知音读者讲述这位虎妈和五个孩子的故事……

 

  被金钱宠坏的孩子,五兄妹齐聚一个屋檐下

  冉敬芳1965年生于重庆市合川区,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她和丈夫一起在重庆市打工,做卤菜批发生意,挣得了百万家产。后来因夫妻感情不和,导致离婚,两个女儿张敏、张兰英归冉敬芳抚养,小儿子张远洋的抚养权归前夫。2000年冉敬芳和离异的蒋长春再婚,两人后来靠做牛皮生意,积累了千万资产。2001年,他们到四川省广安市发展,成立富源食品总公司,下辖一家酒店、一个种牛繁育场,一个年加工量达四万头牛、50万头猪的半自动化肉食生产厂,资产达数千万。

  生活稳定了,冉敬芳和前夫协商后,把12岁的儿子张远洋接到身边生活。蒋长春与前妻育有一儿一女:蒋军和蒋丽,离婚时,俩孩子的抚养权判给前妻。冉敬芳又与蒋长春的前妻多次商量,取得对方同意后,将蒋长春的两个孩子也接到身边。就这样,16岁的张敏、14岁的张兰英和12岁的张远洋,还有13岁的蒋军和11岁的蒋丽,五个处于青春期的孩子,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矛盾也接踵而至。

  冉敬芳的孩子认为,蒋军和蒋丽的到来,不仅要分走一半母爱,将来还要分走一半家产,所以孤立他们姐弟。冉敬芳就安抚孩子们:“你们都放心,妈妈还会像以前那样爱你们。在钱方面,只会比以前多,不会少!”有了这份承诺,三个孩子就变着法要钱,手机、衣服都要名牌,请同学大吃大喝都让冉敬芳付账。对自己孩子大方的同时,冉敬芳对蒋长春的儿女也从不吝啬。这样一来,五个孩子都养成了大手大脚的习惯。

  后来,除了在外地学习的张敏外,冉敬芳将其余几个孩子都送进广安市一所贵族中学学习。没想到,那里集聚了不少富家子弟,孩子们不但花钱上攀比成风,还染上了抽烟、喝酒的恶习,无心学习,旷课泡网吧,一个个都变成了问题少年。

  孩子们的现状,让冉敬芳愁得睡不着觉,头发大把大把地掉。看着妻子焦虑、痛苦,蒋长春叹气道:“哎,这几个孩子就是钱给害的。如果没钱,哪有这些事……”丈夫的话点醒了冉敬芳,是啊,孩子们不争气的表现虽多,但归根结底还是在一个“钱”字上,如果在花钱上卡住他们,他们是不是会有所收敛呢?冉敬芳决定试一试。

  处事雷厉风行的冉敬芳经和丈夫商量后,草拟了一份《家庭协议书》,并召集孩子们开了家庭会议,宣读了这份协议:1.五个子女从今天起,不再享有继承父母遗产的权利;2.父母的财产,儿女们无权过问与干涉;3.每月生活费由过去随便花,改为每人每月250元,未满16岁者,做家务赚伙食费;4.如果谁不上学,生活费用自己解决,谁愿意继续读书深造,父母全力支持……

  起初,孩子们以为父母只是吓一吓他们,可很快就绝望了,因为他们的妈妈做事从来手不软。以前,他们每人每月的花销得三五千元,现在一下子被缩减到不足原先的十分之一,就不知道该怎么安排了。张兰英省了又省,250元钱还是不到半个月就花得精光,她给妈妈打电话要钱,冉敬芳回绝说:“还不到日子,我一分钱也不会给你。”没办法,几个孩子将剩下的钱凑在一起,慢慢挨。实在没钱了,就找老师、同学借5元、10元。一个月下来,5个孩子都产生了深深的危机感,开始一分钱一分钱计算着花。手机也关了,出门靠腿,吃饭拣最便宜的饭菜买,有时候就一个馒头一碗白开水地对付。一次,张远洋在外面口渴了,连买一瓶矿泉水的钱都舍不得,硬是撑着回家喝。孩子们一下子沦为富妈妈家里的穷孩子。几个月后,冉敬芳欣喜地发现孩子们学会了控制消费,困境中的他们学会了互相接济,感情也好了许多。

  后来,冉敬芳将孩子们从贵族学校转出来,进入当地一所公办学校。随后又在学校附近给孩子们租了一套房,要求孩子们自己管理自己。为此,几个孩子学会了协作,女孩帮男孩洗衣服、做饭、收拾屋子;男孩负责家中重活,骑车载她们上学。

  2004年春节临近了,冉敬芳为了锻炼孩子,帮他们成立了“擦皮鞋有限公司”,大年初一让孩子们上街擦皮鞋赚压岁钱,孩子们都很兴奋。为了购买擦鞋用具,张兰英向冉敬芳要两百块钱作为启动资金,冉敬芳说:“我可以借给你们,你们偿还的时候,要支付我百分之一的利息。”张兰英听了大吃一惊:“你这么有钱,连两块钱的利息都要啊?”冉敬芳说:“既然是经商,就得按照经商的游戏规则办事。”她让女儿写借条、签字画押,履行完手续后,才借了两百块钱给女儿。那年春节,孩子们低头弯腰,从早上擦到晚。蒋长春心疼孩子们受了苦,冉敬芳却不松口,她说:“我心疼他们,社会不会心疼他们。我要让他们懂得赚钱的艰辛。”春节后,“擦皮鞋公司”一盘点,竟然赚了上千元,这让孩子们兴奋了许久。

  慈母变身“虎妈”,磨砺的孩子才能长大成才

  通过改造,孩子们的变化非常大。五个孩子中,张敏高中毕业后考上了上海一所大学,读金融专业;张兰英考上了北京一所大学,读服装设计。另外三个孩子成绩一直不好,张远洋初中毕业后,就不愿意读书,在家闲了半年,见冉敬芳没有给他想要的生活后,就去重庆找他爸爸。张远洋的生父在重庆做牛皮生意,也积攒了千万资产。冉敬芳给前夫打电话交流了儿子这几年的情况,希望前夫能配合她,逼儿子成才。对方也是在商海一步步打拼到现在,他表示一定配合前妻继续磨炼儿子。

  2008年6月,张远洋到重庆后,父亲让他到屠宰场收购牛皮。屠宰场遍地血污、牛粪……张远洋受不了这个环境,偷跑到上海,投靠大姐张敏。此时张敏已接到母亲指令,不能对弟弟施加援手。张敏明白母亲的用心,就对弟弟说:“你可以暂时住在我这里,但吃饭你自己解决。我没有钱给你,也不会为你找工作,要留下来,你得自己想办法。”张远洋很生气,姐姐张敏以前是最疼他的,现在怎么这么狠心呢?可是气归气,当务之急是要想法解决生存问题。没办法,张远洋四处求职,最终在浦东找到一份房产中介的工作。每天带客户看楼,他跑烂了几双鞋;四处寻找房源,他骑坏了2辆自行车。可当时地产行业不景气,有时辛苦一个月,拿到手的钱连在大上海吃三餐盒饭都不够,不甘心的张远洋在一年后,决定去北京,投靠二姐张兰英。张兰英这时已结婚,爱人是央视“乡约”栏目组的摄像师焦锋。张兰英也对张远洋提出要“亲姐弟明算账”,她不但让张远洋睡客厅,每月还要支付四百块钱的房租,还要承担一些家务活。

  为了早日不求人,张远洋努力工作,由于他学历低,所以拿到手的钱只能解决温饱。经历磨难后,张远洋终于明白:不读书,永远只能在社会底层挣扎。后来,他报名参加了成人学校的电脑课程。远在四川的冉敬芳得知后,她第一次主动给张远洋打电话说:“你读书的钱,我会无偿提供。”那一刻,张远洋终于感受到了久违的母爱。

  蒋军和蒋丽都没考上大学,想到公司工作。蒋长春说:“要进公司,只能从最基础做起,做出成绩了才能提拔。”姐弟俩就被安排到一家门市部卖肉,没想到蒋丽卖肉时跟哥哥发生口角,当天离家出走了,还关了手机。十七八岁的女孩流落在外,要是遇到坏人可咋办?冉敬芳夫妇急疯了,他们组织了几十个工人,把当地的汽车站、火车站、网吧、歌厅、飞机场都找遍了,可都没有见到蒋丽的踪迹。两天后,蒋丽才给冉敬芳发了条短信,告知她去福州找生母了,蒋长春气得要过去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任性的女儿。冉敬芳制止了,她让丈夫不要再做出刺激蒋丽的言行,让她在生母身边,平复心情。过了一段时间,蒋丽回来了,冉敬芳没说什么,把她留在身边,亲自调教这个小女儿。

  后来,蒋军也因为父亲蒋长春对他要求严格,和父亲吵了一架后也离家外出闯荡,还误入过贵州省贵阳附近的一个传销组织。蒋长春给儿子打了许多电话,劝他回家,可蒋军表示宁可在外边流浪也不回家。冉敬芳也着急上火,可她知道此时说什么对方都听不进去。思来想去,决定上演苦肉计。冉敬芳给蒋军打电话,谎称自己的生命遭到生意对手的威胁,她很害怕,希望蒋军回来保护她。这些年,蒋军从内心早已接受了冉敬芳这个继母,所以当他得知继母的安全受到威胁后,立马从贵州赶回来。回家后,蒋军给冉敬芳当司机兼保镖,出门在外更是寸步不离守在她身边。一段时间后,蒋军发现继母并没有受到威胁,再次提出要去上海打工。

  冉敬芳找熟人帮蒋军在上海安排好工作,但是他干了三天又走了。得知蒋军去了北京,冉敬芳又给女儿张兰英打电话:“蒋军到北京以后,你要好好接待他,让张远洋到地下室住去。”张兰英不解地问妈妈:“张远洋是您的亲生儿子,您怎么对他这么苛刻啊?”冉敬芳叹了口气说:“蒋军在感情上跟我们家难以融合。我们更要让他感受到这个家的温暖。”蒋军到北京后,张兰英的爱人焦锋安排蒋军到栏目组当了摄影助理,跟着栏目组全国采访。这份工作蒋军干得十分开心。一次栏目组到重庆采访一位全国模范女村官,这位模范女村官有一位刚刚大学毕业的女儿,两人一见钟情喜结良缘。这位走到哪里都找不到家的感觉的青年,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家,冉敬芳心头一块石头也落了地。

  五个儿女都成才,富妈妈给儿女们打工

  冉敬芳培养孩子们的方法,得到前夫的认可。2012年初,前夫找到冉敬芳商量,将他在江油市的一家制革厂,交给三个孩子管理。他说:“厂子的启动资金让孩子们自筹,我按市价给他们提供牛皮,年末一次性结算,但要收取百分之二十的利息。你给他们在经营上做指导,你看怎么样?”冉敬芳觉得这是给孩子们表现的机会,当即同意!在上海的张敏夫妇、北京的张兰英和张远洋都纷纷表示对办公司有兴趣。几兄妹聚在一起,成立“重庆端木赐商贸有限公司”,主打牛皮凉席产品。冉敬芳对他们的工作职责进行分工:张远洋担任生产厂长;学金融的张敏主管财会与人事;张兰英性格活泼善于交际,负责总销售;小女儿蒋丽,负责福建方面的销售,这样也方便她照顾生母。

  原以为帮助孩子们组建起公司架构就万事大吉了,可事情远没那么简单。姐弟几个都没有办企业的经验,再加上年轻都个性强,经营上矛盾不断。2014年4月的一天,正在广州和客户谈生意的冉敬芳,接到大女儿张敏的电话。原来张远洋因产品销路问题和姐姐张兰英发生分歧,两人在办公室吵得不可开交,手机、电脑、茶杯等摔了一地。冉敬芳一听急得不行,只得搁下手上的生意,赶紧买机票回去调停姐弟矛盾。

  这以后,诸如工人闹事、车间停电之类的生产事故不断,一遇到问题,孩子们第一个想到的就找妈妈过来帮助解决。在工厂刚开始运行的半年时间里,冉敬芳不得不频繁开车往返广安、成都、江油市之间,人累心累不说,还让孩子们形成了依赖。后来,冉敬芳又帮他们进行了公司化改造,成立公司董事会,让他们各负其责,经营上决策和矛盾通过董事会投票表决,谁造成了损失谁就要承担经济责任……冉敬芳把管理企业的经验悉数交给孩子们,在她的帮助下,公司发展日渐平稳。

  2015年5月,南京一家卖保健品的公司,从厂里订了600件牛皮凉席当赠品,由于经验不足,第二批货发出时,对方还没在合同传真件上签字,张兰英就给对方发了货。结果对方抓住这漏洞,就不承认收到第二批货。张兰英顿时傻了眼,她一次次地登门讨要,对方不是故意躲避,就是耍赖不给结账。600件牛皮凉席价值80万,货款讨不回来,公司就可能陷入危机,甚至破产!张兰英哭着给妈妈打电话求助。

  冉敬芳到南京之后,凭着几十年的经验和对方周旋,并通过查账清理库存等办法,套出对方已收到第二批货的事实。这才由被动变为主动,最终了结了这场债务纠纷。事后冉敬芳问女儿:“还记得你们擦皮鞋时跟我借200块启动资金的事情吗?我让你写借条、签字画押时,你还嫌麻烦呢。这次你不按规矩办事,结果呢?”张兰英含泪点头,这时当妈的又安慰女儿道:“不过也不全是坏事,只有摔疼了才能长记性。”

  这次事件让张兰英迅速成长,也让冉敬芳改变了主意,她决定将自己的公司承包给别人,转而给孩子们打工。而在冉敬芳的带领下,由张敏、张兰英和张远洋姐弟三人经营的牛皮凉席生产厂由原来的一家发展到三家,年产牛皮凉席10万件,成为国内牛皮凉席的最大生产厂,在销售上走电商之路,线上线下的生意十分红火。

  但企业发展到一定规模后,行业的短板也日益显现了出来。搞牛皮凉席的资金周转慢,冬天生产的产品夏季才能卖出去。冉敬芳又跟儿女们讨论如何拓展财路,大家想到开家火锅店。于是由张兰英牵头筹建餐饮公司,经营重庆火锅。

  为了将火锅店开出特色,张兰英与张敏相继开发了“花开藤蔓”和“越光宝盒”两个品牌系列。凭借在食材和主题氛围上差异化的经营,张兰英她们的火锅店办得越来越红火,并在上海、重庆、成都、昆明、南京等城市陆续开了十几家“花开藤蔓”火锅连锁店。蒋丽开始时跟二姐张兰英一起跑销售,后来随男朋友到广州发展,并接手了一家服装公司,蒋丽当上了董事长。在冉敬芳的耳濡目染下,她一手抓质量一手抓销售。如今产品销往沙特、阿联酋、伊朗等国,年利润过百万。

  看着五个孩子都成为行业精英,冉敬芳总算是松了口气。2017年春节期间,五个孩子分别带着厚礼还有他们经营公司的故事,回到母亲冉敬芳身边,和她摆龙门阵,向她请教……冉敬芳知道孩子们现在早已不需要她的指导了,不过是为了逗她开心。看着孩子们成长,这位母亲笑了,笑得格外灿烂……

  文/孙玉良 阿芳   编辑/刘彩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