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杂志 2018年12月月末版

2019-01-28 08:05 知音官网发布



【生命之舞倾情倾爱:那一朵玉兰开到荼蘼】
辛夷

黄凯跟冯玉兰是一对80后情侣。2007年夏相识时,他在四川省泸州市一家大型国企工作,她是一家制衣厂的女工。两年后,双双辞职的他们华丽转身,成为泸州最火爆的舞蹈演员,黄凯两次获得舞蹈选秀冠军,冯玉兰则成为泸州最美舞者。
鲜花掌声背后,是冯玉兰这个美丽川妹子对黄凯的坚定支持,是冯玉兰倾尽所有,直到付出了她年轻的生命,倒在他们的舞蹈工作室,再也没有醒来……
2018年11月,黄凯对本刊记者深情追忆了他们童话般传奇的爱——

◇ 如兰女孩:顶住压力圆男友舞蹈梦 ◇

2007年7月,正是泸州最火热的季节。刚刚从四川理工学院毕业,入职到四川泸州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工作的黄凯就被父母安排了一场相亲。父母之所以心急他的婚事,就是想找个女孩管管他,好收一收他那颗不安分的心。
1987年出生的黄凯,自从5岁时在电视上看到舞蹈节目后,就狂热地迷恋上了舞蹈这门艺术,只要电视上播放舞蹈节目,他就如痴如醉模仿学习。在运输公司工作的父亲和开餐馆的母亲经常训斥他:“一个男孩子,跳个啥子舞嘛。”可黄凯听到音乐不跳舞就心痒痒,从小学到初中,包揽了班级文艺委员和儿童节文艺表演第一名。初中毕业时,黄凯自己做主报考了山东齐鲁音乐学院舞蹈专业。父母得知后坚决阻止,黄凯难过极了,几天不吃饭,但最终还是拗不过父母,只好妥协去了四川理工学院。在大学他仍是文艺骨干,工作后还是每天把自己打扮得时尚新潮,十足的一枚文艺青年。父母知道儿子始终没有放下心中的舞蹈梦想,可舞蹈是吃青春饭的,他们为儿子的未来担忧。于是,便有了这场相亲。
冯玉兰比黄凯小一岁,在泸州一家制衣厂工作,是四川省宜宾市人,父母都是农民,还有一个小10岁的弟弟。黄凯的一位亲戚跟玉兰在同厂工作,她介绍说,玉兰这个女孩虽然学历不高,但人特别朴实善良,性格稳当,长得又好看,很适合黄凯。可黄凯说自己年轻,不该这么早就相亲,却在铁了心的父母面前败下阵来,只好去应付一下。
那天的相亲阵势有点大,黄凯父母陪着他,冯父冯母陪着女儿玉兰,再加上媒人,一行七人浩浩荡荡在泸州市一家餐馆会合。
黄凯第一眼看到玉兰,就一个感觉:这女孩太土了。短发,短袖T恤,七分牛仔裤,运动鞋,不施粉黛,如果不是有着1.71米的身高,走在街上永远都会淹没在人群里,可惜了端正的五官和清澈的大眼睛。而黄凯却让玉兰眼前一亮:这个打扮精致、酷酷的男孩太新潮,太与众不同了,自己怕是配不上他。与三心二意的他们不同的是,双方家长对两个孩子非常满意,当场拍板让他们交往。
黄凯第一件事是给玉兰换造型。带她去理发店换发型,去商场买时尚衣服和化妆品,教她化妆和打扮。玉兰笑而不语,任由他捯饬,看到镜子里的自己焕然一新,她对他的喜爱里又多了几分崇拜。而黄凯看着自己一手打造出来的漂亮姑娘,也在暗暗自得中萌生了爱意。此后,每逢休息两人就约会,感情逐渐升温。半年后,玉兰有了身孕,有些惊惶,黄凯爸妈抱孙心切:“既然有了,就生下来。”黄凯更颇有主意:“没关系,我们先生娃,再领证……”为了方便照顾玉兰,他租了套房子,两人搬到了一起。黄凯还拉上玉兰去拍了一套美美的婚纱照,挂在了家里,清贫的小屋满室温馨。
玉兰发现,黄凯一直没有放下心中的舞蹈梦想。看电视,他总是锁定舞蹈节目;两人逛街,他驻足在舞蹈用品前不肯离去;去公园,他也经常忍不住地给玉兰跳上几段。一天晚上,玉兰神情严肃地对他说:“老公,我觉得你有舞蹈天赋,既然你那么喜欢跳舞,又跳得那么好,干脆辞职去舞蹈学校学习吧!学成回来我们可以开办一家舞蹈工作室……”玉兰竟会有如此大胆想法,很是出乎黄凯意料,他有些纠结:“其实我也有过这个想法,可是,到底能不能学成,我只有百分之七十的把握。万一不成功,还丢了国营企业的铁饭碗,今后永远都进不了这么好的单位了……”玉兰又鼓励他:“没事,就算你学不成,回来之后咱们做点小生意也可以养家!”可想到玉兰怀着身孕,黄凯又动摇了:“你怀着孩子,我走了谁照顾你?”玉兰调皮地回他:“我可以照顾自己,再说,我怀着孕你更应该放心我不会被别人抢走啊……”
在玉兰的鼓励下,黄凯终于决定为梦想拼一把!两人上网寻找了几天,最后选中了北京市昌平区一家国际钢管舞学院,之所以选这家学校,是因为黄凯发现这里有一位教钢管舞的男老师,他觉得钢管舞兼具舞蹈和健身的功能,有一种积极向上的力量,在泸州会很有前途和市场。很快,他便向单位提交了辞职报告。这样不合常理的举动让领导和同事不解又震惊。黄凯倒不在乎同事怎么说,他最担心的是父母那一关。果然,当黄凯和玉兰将辞职和要去北京学习舞蹈的事情对父母一说,母亲当即伤心大哭晕倒,父亲气得大骂他:“你简直是昏了头,这么好的工作说丢就丢了,我看你能学出啥子名堂来,今后我没有你这个儿子!”黄凯的愧疚终究抵不过决心:“爸,妈,儿子对不起你们了。但是舞蹈就是我的命,不管怎样我都要去圆梦。不学成,我决不回来!”
2008年10月的一天,黄凯要动身去北京了,这是他人生第一次出远门。玉兰把两人仅有的一万多元积蓄全部给他带上,他要给她留一些生活费,两人推来推去,最终玉兰还是又塞进他的口袋。黄凯要在泸州汽车站先坐汽车到成都再转火车,一路紧紧拉着玉兰的手依依不舍。这一去,2000公里距离,孤独、不舍和悲壮让两人抱头痛哭,玉兰红着眼睛给他擦泪:“好好加油好好学,不用担心家里……”一对小情侣就这样洒泪而别。

◇ 倾情倾爱:做一个像你一样会跳舞的人 ◇

带着女友沉甸甸的支持和嘱咐,21岁的黄凯开始了一个人的北漂。然而,接下来求学生活的艰难让他很快就打起了退堂鼓。
到北京后,黄凯跟其他三名学员一起住在学校租来的地下室宿舍。每天上午10点开始练习基本功,站形体一站就是3个多小时,还要压韧带。黄凯是第一次接受这样高强度的专业训练,第一天就累得吃不消,咬牙坚持到训练一停,就跑到走廊里边吐边哭,想家的念头排山倒海。教练发现后安慰他:“你的先天条件非常好,舞感也好,一定要坚持下去,千万不要半途而废!”晚上回到地下室,黄凯只觉得浑身酸痛,连洗澡的力气都没有。刚躺在床上,玉兰打来了电话。他忍了又忍,把眼泪和哽咽吞了回去:“还好,就是有点累,放心吧,没事!”玉兰柔柔的声音和关心的话似强心剂,让黄凯打消了回家的念头。辞了职,对父母发了誓,不学成怎么有脸回去?又怎么对得起玉兰?
让黄凯不适应的还有北方的饮食,想去川菜馆,又舍不得钱。玉兰得知后立即买了个电饭煲寄过去,让他自己买菜做火锅吃,这样既经济又省力。
一晃到了2009年春节,因学校不放假,黄凯留在北京上课。玉兰的预产期日益临近,他十分挂念。好在父母虽然不理他,但一直关照着玉兰,把玉兰接到了家中。正月初五,玉兰出现了临盆状况。在公婆的陪伴下,玉兰当天上午在泸州市妇幼保健院剖腹产下一个男孩。父亲激动地给黄凯打电话报喜,黄凯百感交集,热泪横流。第二天,他给玉兰打去电话,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老婆,你辛苦了!”玉兰虚弱的声音里满是柔情:“你不要分心,安心学习……”
有了儿子,黄凯学习舞蹈的劲头更大了,盼着早一点学成好回家去抱抱玉兰亲亲儿子。他自行加码,每天比别人多练两个小时。不承想,因用力过猛在钢管上面扭伤了腰。更糟糕的是,此时带来的钱已所剩无几,接下来的生活费都没有了着落。怕玉兰担心,直到儿子满月那天他才告诉她。玉兰一听,当即决定去北京。她用几天时间安顿好了一切,先把儿子托付给黄凯父母,又去单位办理了辞职手续,再踏上火车向北京疾驰。
玉兰来后,黄凯重新租了一间地下室,从宿舍搬出去,过起了寒酸却温馨的二人世界。黄凯去上课,玉兰一边做饭洗衣一边找工作,很快应聘到附近一家KTV做起了柜式服务员,每天报酬300元,下午5点去上班,凌晨1点才能回到租住处,休息时就去舞蹈室看黄凯练舞。女友的辛苦让黄凯十分心疼,他更加拼命学习,在2009年5月,终于拿到了结业证书,成了合格的钢管舞舞者。
经过两个多月的实习后,2009年8月,黄凯带着玉兰双双回到泸州。玉兰愧疚地对着儿子亲个不停,黄凯抱着已半岁却第一次见到的儿子,百感交集潸然泪下。平静下来,玉兰提醒他:“拿到证书只是实现梦想的第一步,要证明自己,就要跳出名气,尽快把工作室开起来!”为了让观众认识自己,必须先把名气打响,把市场打开。黄凯开始到处免费接演出,参加各种比赛。在当年的“达人秀泸州赛区海选赛”上,他以精美绝伦的钢管舞获得了冠军,名气大涨。
可是,两个没有任何经验的年轻人要创业谈何容易,首先资金就是个大难题。父母虽然帮他们带孩子,但仍颇有怨言,父亲直言不讳:“我看你们俩到底能折腾出什么名堂来……”玉兰二话不说找朋友借了2万,黄凯也找以前的同事借了1万多,两人每天四处奔走,寻找合适的地段和房子,终于租下一套70平方米的店面。经过简单装修后,泸州市第一家舞蹈工作室——尚秀舞蹈培训中心正式开业。两人做了分工,黄凯负责教学,玉兰负责招生和管理以及市场推广等等。由于黄凯在之前的许多演出中积累了名气,很多年轻人慕名而来,舞蹈工作室很快火了起来。
随着工作室的火爆,黄凯的名气也越来越大,泸州市的几个酒吧邀请他晚上演出,他白天要给学员上课,晚上还要到酒吧演出,有时一晚要跑四个场子,身体疲惫不堪。每天在钢管上做各种动作,受伤是家常便饭,有时黄凯在教学时受了伤,演出和教学就都得无奈地停下。玉兰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她再次做了一个大胆决定:学习舞蹈,为黄凯分忧。虽然她长相漂亮,身材优美,但她没有一点舞蹈基础,在认识黄凯前也从未接触过舞蹈。黄凯有些担心:“不行,跳舞很累的,你本来承担的就不少了,还要带儿子,我怕你的身体吃不消……”
不久,黄凯不小心从钢管上摔了下来,造成左胳膊轻微骨折,在家休息了10天左右,只好让学员自己练习。这件事让玉兰更加坚定了学跳舞的想法,她信心满满:“我必须在你有事或者受伤的情况下顶替你!我觉得我能行!”黄凯拿她没办法,只好默认了:“那你就当健身,不要当职业。”此后,每当黄凯给学员上课时,玉兰就默默地跟在后面认真地学,无数次受伤,无数次累得瘫倒,她都一声不吭。晚上洗完澡后,黄凯才发现她身上青紫的伤,心疼得要她不要再学了,但第二天玉兰照样出现在学员中间。每天回家后她也自己戴着耳机听着音乐,在阳台上默默地一遍遍练习,那认真投入的样子让黄凯感动又心疼。
转眼半年过去,学成的玉兰也成了一名钢管舞老师和演员,由于她的魔鬼身材和靓丽长相,加上刻苦练就的优美舞姿,一时间,她比黄凯还要火,不久就被泸州市欢乐派海滩公园聘为演员,为游客表演钢管舞。美轮美奂的表演让她很快成了台柱子,被观众称为泸州最美舞者。每每看到台上玉兰魅力四射的舞蹈和台下观众的尖叫,连黄凯自己都对妻子有了几分嫉妒。经过共同努力,他们在工作室开业的第二年就还清了债务。

◇ 生命之舞:那一朵玉兰开到荼蘼 ◇

在演出的同时,玉兰还为黄凯的舞蹈工作室分担了部分教学,给学员上课。这样一来,大大减轻了黄凯的负担,让他有了更多的精力参加比赛将自己的名气打得更响。2012年,黄凯获得了新丝路模特大赛美丽之星组川南赛区冠军。他把奖杯交到玉兰手中:“老婆,我取得的一切成绩都要归功于你!”玉兰高兴地接过奖杯,夫妻俩拥吻在一起。不久,他们将隔壁店面租下来,工作室扩大到200平方米。学员更多,也更加忙碌辛苦,但却收获了丰厚回报。
2014年秋,夫妻俩在泸州市波士顿电梯公寓买下一套108平方米的新房,黄凯自己精心设计了房子的装修风格,他要让玉兰住得舒服安心,一切都是按照玉兰的喜好。这个女孩从19岁跟了自己,没有婚礼没有婚房,只有一套婚纱照,却为自己和这个家付出了那么多,他不知做什么才能回报她。房子装修好后,他们把已上小学的儿子接了回来,一家三口苦尽甘来。然而,做梦都没想到,一场灭顶之灾正在悄悄降临。
2015年夏的一天,玉兰在给学员上课时,突然感觉头痛难忍差点晕倒,学员都劝她回家休息,但她仍未引起重视,只稍稍坐了一会儿,喝了点水就又继续上课了。2016年3月30日,这天下午,玉兰在欢乐派海滩公园演出结束后,因黄凯要去接放学的儿子,她没来得及卸妆就返回工作室给晚班的学员上舞蹈课。在做一个横劈叉动作时,她突然剧烈呕吐随之休克。在场的学员们吓坏了,立即给黄凯打电话,黄凯心急如焚开车赶到工作室,与闻讯赶来的哥嫂一起把妻子送往泸州市西南医科大学医院。他一边开车一边呼唤着:“玉兰,老婆!坚持住,一定没事的!老公在这呢,不要怕……”可是,玉兰毫无回应。
医生的检查结果让黄凯惊呆了:脑出血,脑血管爆了两处,人已病危,立即送重症监护室抢救!在准备送进手术室前,黄凯颤抖着给玉兰洗脸卸妆,他拉着玉兰的手不肯放,玉兰气若游丝,满眼不舍:“老公,我知道,我活不了了……”黄凯大哭着抱住她:“玉兰,你不要胡说!你要好好的!我等着你出来!”
黄凯凑了八万元,给玉兰做了第一次手术。但紧紧接着的第二次手术费用难倒了他。消息传到工作室学生耳中,大家自发在朋友圈募集捐款凑齐了手术费。然而,尽管医生紧急为玉兰做了手术,还是回天无力。4月2日,医生宣布冯玉兰死亡。玉兰的父母和弟弟,黄凯的父母,以及众多得知消息的人都来到医院,哭声一片。直到这时,黄凯才知道妻子身体里竟然埋着脑血管畸形这样一颗定时炸弹,她为自己的舞蹈事业是在拿命拼啊!
得知妈妈走了,7岁的儿子趴在玉兰的冰棺上不肯离去,仿佛一夜长大的孩子对爷爷奶奶外公外婆说,妈妈睡着了,醒了就会陪我玩儿了,可是暗地里却总是躲在没人处悄悄抹泪,让人看了心疼。尚秀舞蹈工作室的学员们无法相信他们的师娘就这样突然离去,流泪回忆玉兰:“师娘是个很勤奋的人,她用自己曼妙的舞姿,和对舞蹈执着的热情,感染着每一个热爱舞蹈的学员。我们直到现在也不能接受这个事实。或许,上天是缺个舞伴吧,所以把玉兰老师带走了。”
4月5日,黄凯将玉兰的骨灰安葬在他的老家泸县。玉兰教过的学员和观看过她演出的上千名观众自发前来为她送行。
安葬完玉兰后,黄凯的心彻底空了。正是阳春时节,满城玉兰花开了,可是,自己心爱的玉兰却凋谢了。走在玉兰花飘香的街上,黄凯痛彻心扉,嚎啕大哭。他自责后悔不已,觉得是自己害死了妻子,一度颓废不堪,再也无心跳舞经营工作室,每天抱着妻子的照片痛哭不已。
见黄凯每日在颓废中沉沦,父母和朋友纷纷来开导劝慰他:“你还有儿子,还有父母,还有学校那么多学员等着你上课……”
半个月后,黄凯神思恍惚来到工作室。推开门的一刹那,他惊呆了:几十名学员正在自觉练习舞蹈,身后的墙上,是他们自发挂上去的玉兰生前的照片。看到黄凯来了,学员们一起拥上来,拉着他给大家上课。黄凯泪流满面,他让学员把音乐换成玉兰生前最喜欢的那首乐曲《we are one》(我们是一体)边哭边舞,学员们也跟着他一起舞动起来。这一曲舞蹈,让黄凯仿佛重新振作,想到妻子为支持自己献出了生命,自己有什么理由放弃舞蹈。玉兰生前最看中的就是自己的舞蹈事业和他们共同打造的工作室。如果她在天有灵知道自己将舞蹈事业荒废,她一定不会安心的。此后,黄凯重回工作室和舞台,教学成果丰硕,在这里毕业的学员有的获得了各种舞蹈比赛的前三名,很多被专业舞蹈团体聘为演员。同时,黄凯精心培养教育儿子,已上小学四年级的儿子懂事又乖巧,成绩始终名列前茅,同时,儿子还继承了父母的基因,喜欢上了舞蹈,爵士舞和街舞跳得有模有样,令黄凯十分欣慰。
2018年4月,又是玉兰飘香时节,黄凯重新选址,将他和玉兰的舞蹈工作室扩大到300多平方米。中元节,他带着儿子和拍摄的新工作室照片来到玉兰墓前,向玉兰汇报:“老婆,你走后我没有辜负你的希望,我把咱们的事业打理得好好的,儿子也带得好好的,我会把儿子抚养成人。玉兰,你安息吧……”
编辑/张 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