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杂志 2018年5月月末版

2018-07-20 15:28 知音官网发布

“女蛟龙”蒋璐霞:
一个人的武林
一个人的花开

明洁

2018年贺岁片《红海行动》,上映49天,创下了36亿的票房,成就了今年电影档首个票房冠军。片中,8名蛟龙突击队中唯一的一名女蛟龙,成为该片最大亮点。她满身肌肉,扛着大炮在战火中火拼的形象圈粉无数。在这个电影特技快速发展的时代,为什么还有像她这样的女演员会选择苦练一身真功夫?
2018年3月6日,本刊记者赶赴北京,对“女蛟龙”佟莉的扮演者蒋璐霞进行了独家专访。她的人生故事能带给我们一些怎样的启示?

◇ 想飞的女孩:在武术的世界里长大 ◇
一件白色的套头衫,精致的五官,淡淡的妆容。坐在记者对面的蒋璐霞,亲和如邻家女孩,和电影里的女汉子形象,有很大的反差。
记者:小霞,你好!我们从资料上看到,你从小就在少林寺学习武术。那些和你同龄的女孩都在拼颜值,想着怎么能做网红,挣快钱。而你,长得很漂亮,为什么却选择了一条特别不讨巧的习武之路?
蒋璐霞:我出生在内蒙古通辽市,6岁我迷上了电视剧《太极张三丰》,整个人都疯魔了,觉得学武功太厉害了,能飞!看完了电视剧,我就天天跟小伙伴打架。一次放学后,我和几个男孩蹲在屋顶,看父母来了,嗖的一声,直接从3米高的房顶就跳了下来,当场就把腿摔断了。
“能飞”是我对武功的全部想象。可惜整个通辽就找不到一所武术学校。3年级那年,我从沈阳亲戚口中得知沈阳有一所武校,我兴奋极了,对父母说我一定要去。他们看我是真的喜欢,就同意了。
我一直住读,每天6点起来练功,7点半结束后吃早餐。然后上午是4节文化课,下午全部用来学武。两年后,我就待不住了,这里天天练基本功,完全不能满足我对“飞”的向往。我问师兄哪里能学到真正的功夫,师兄告诉我,那只能去少林寺了!
我说,好,那我就去少林寺!
记者:大部分90后女孩子的成长和青春,就是会有好朋友做伴,一起消磨各种烦恼的青春。而你在这个阶段却自己选择去了规矩最森严的少林寺,那是个男人的世界,身处其中,你不孤独吗?你怎么在那样的世界证明自己?
蒋璐霞:我13岁进入河南少林寺武术学校中级班学习。我每天的生活就是跟着教练和师兄们练功。我也是女孩子,怎么会没有烦心事。但我身边压根没有能说知心话的女同学。遇到烦心事,就拉师兄出来打拳。大汗淋漓时,烦恼就随风飘走了。释小龙就在我们学校,我和他是罗瑞星教练门下的本门师兄妹。教练非常严格,当时释小龙已经在外面拍戏,但是必须定期回来练功。每次回来,我和师兄们就要轮流上去给释小龙陪练。陪练的过程中,我内心有个梦想就冒出来了,想成为师兄那样的武打明星!
我用一年时间,从中级班考入了高级班。又用一年时间,从高级班考进校队,随校四处参加比赛。第三年,学校就免了我的学费。
我基本上是一年12场比赛的强度,这样高的强度,相当于每天都在集训的状态中,几乎没有休息过。
记者:既然你这么喜欢武术,在少林寺武术也取得了很好的成绩,那为什么后来又去北京体育大学读书了?是通过正常途径,参加高考录取的吗?很多人认为,学武术的人,文化课都很弱,而北京体育大学属于“211”重点大学,对于普通学生来说,都特别难考。
蒋璐霞:北京体育大学确实特别难考,但也确实是我凭着一股倔劲,自己硬考上的。
2002年的一天,我练功时突然受伤,医生诊断为严重骨刺,至少休息半年以上。这一下,我彻底蒙了。
教练告诉我,你现在只有两条路,要么留校当教练,要么考大学。我心想:我练这么多年最后去当教练,还不如当初不练,不甘心!
我问教练,考学怎么考?教练拿出一串大学名单。我问教练,哪个最难考?教练指了指最上面一行字说,那当然是北京体育大学啊!我看了一眼就说,那就考这个。教练直截了当地说,你胆子太大了!根本考不上。确实,这么多年全部精力都放在练功上面,文化课成绩肯定是“弱爆了”。但我就是不服输,我第二天就买来了历年真题开始刷。学校每天晚上8点半熄灯。我就用手电筒在被子里复习。最后,谁也没有想到,我竟然考上了北京体育大学民族传统体育武术系,成为武校这么多年来第一个考取“北体”的人!
虽然考上了大学,但我从来就没有放弃过习武。大学期间代表学校参加全国各大武术比赛,几乎全拿金牌。2004年,我获得了国家武英级运动员称号,这是国家运动员体系的最高荣誉。也因为这个荣誉,我被保送了本专业的研究生。

◇ 一个人的武林:独自走独自守 ◇
采访时,记者能感受到,蒋璐霞作为一个女孩子,她一直按照自己的想法去选择要走的路。而且,不论是习武,还是做学霸,她都取得了令旁人羡慕的好成绩。有了这样的好成绩,似乎离她成为武打明星的梦想,只有一步之遥了。
记者:你读大学的时候就开始拍戏,而且第一部戏就是女一号,第二部戏又参演了大导演袁和平导的《苏乞儿》。对很多演员来说,但凡有一次好机会,就能红。你的开局这么顺,为什么红不起来呢?
蒋璐霞:记得大四那年,熊欣欣导演找到我,让我出演《战无双》女一号!这戏拍完,我就彻底怕了!熊欣欣导演是武术替身出身,所以他要求所有演员都不用替身。我就真的使出了一身蛮劲。一共50天的戏,我一个人打了整整45天。最夸张的一次,熊导租了一个场地,租金一天高达10万港币,为了节约成本,熊欣欣导演要求不停机的连轴拍。
我是女主角,机器不停,意味着我就不能停。我真的是一口气连续打了整整24个小时。一分钟都没有合眼。我整个人都快打疯了。拍的过程中,和我拍对手戏的男演员,已经严重体力不支,神志不清,直晃脑袋。导演一看,立刻换个精神抖擞的男武行继续跟我对打。没有人知道我当时多么崩溃,每个镜头一喊卡,我就跑到厕所里嚎哭。经纪人在厕所找到我,掀开我的裤腿一看,我的双腿膝盖肿成了包子。当晚,经纪人把我带到医院,医生一看,我双腿的迎面骨严重的骨膜炎。
但我不想让导演知道,我怕这难得的机会没了。
第二天,我搞来一个冰桶,往片场一放。两条腿直接插到冰桶里面,起到麻木镇痛的作用。导演一说准备,我就从冰水里面抽出两条肿腿,打上绷带就上场。
第一次拍戏,自己命都快没了,我想如果戏都这样拍,我真的怕是再也不敢接戏了。当时我浑身是伤地回到学校,只能一边养伤一边准备毕业论文。
第二部戏是在半年后,袁和平导演邀请我参演《苏乞儿》。首映礼上,袁导对记者说:我给小霞打90分!我那个时候也觉得自己的开局特别顺。我信心满满地想,有这两部戏打底,后面接戏拍戏肯定会容易很多。但是,现实和我想的完全不一样。一夜之间,电影特技特效快速发展,武术演员被严重弱化了,在国内的机会变得非常少。只有香港还有些武打片在拍,整个武术电影市场萎靡,让我特别绝望。
记者:既然大环境已经没有给你留下多少机会了,你当时从“北体”毕业后,不是应该趁机转行吗?为什么要死守着“无路可走”的局面呢?
蒋璐霞:确实,当时的大环境萎靡,我身边做武行的朋友都纷纷转行了,特别是女生,都纷纷放弃了。转行后发展的都挺好。我的家人,朋友,老师,几乎所有人都劝我,别坚持了,太难发展了,可是我不想勉强自己。我清楚自己,想干的事就是拍电影,我也通过两部戏证明了,我能干好这件事。干别的我觉得没有意思。
记者:看得出,你很坚定地选择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情,但没有戏拍也就意味着没有收入。经济方面是靠父母或者朋友帮你吗?还是也会去做些别的事情补贴生活?
蒋璐霞:我从去少林寺的第三年开始,就再也没有向家里要过一分钱了,我一直是自己养活自己。
可以说,2013年至2015年,这是我最难的三年,我一个人在北京租房子,房子就在一家健身房附近,我兼职做私教,主要目的是为了能免费在里面练功。
没有戏拍的日子,我的收入只能勉强维持生活。除了在健身房,就是在家看电影,看书。生活开销降低到最小。那三年,我迷茫抑郁,不想参加任何朋友聚会,甚至连门都不出。
记者:你最艰难和迷茫的时候是什么状态?
蒋璐霞:连续一个星期,我一个人在跑步机上,边跑边哭!(这一刻,从蒋璐霞脸上的表情还能依稀看到当初的艰难。)那时,我自己都动摇了,似乎找不到坚持的理由了,我不知道我练来练去有什么意义。

◇ 走过最孤独:成就一个人的花开 ◇
在这个时代,只要物质丰沛,连堕落都有人鼓掌,更何况那个时候的蒋璐霞连生存都艰难。她会功夫,是美女,还是学霸,她换哪条路走,都可以理直气壮。她的坚持最后换来了什么?
记者:娱乐圈特别残酷,一个演员,三天不在媒体上露面,观众就可能把你给忘记了。而你,整整三年,无戏可拍,那《红海行动》这样的机会又是怎样降临到你的头上的呢?
蒋璐霞:(先是一阵苦笑)《红海行动》确定用我,其实跟我在此之前经历的一次巨大打击有关系。
2016年年底,一个大导演在一部大制作中突然给了我一个重要角色。对那个时候的我来说,这个机会太重要了。我立刻开始为这部戏做准备。在随后长达半年的时间内,我放弃了全部工作,连健身房的私教都不做了,靠一点点储蓄维持生活,每天都保持高强度训练。可是,就在片子临开拍前,导演换人了!没有任何理由,也没有任何补偿!
这样的结果对我打击太大了。我想不通,难道这个世界上,付出时间和精力,十几年如一日去认真做好一件事的人,就是这样的结局吗?
就在这个时候,《红海行动》的导演林超贤找到了我,要我去试镜。我当时脸上的倔强压都压不住,到了现场,导演说,能看看你的肌肉吗?我想都没想,直接把外套脱掉,只剩一件健身背心,转过身,让大家看我背部的线条。这是我练了整整半年的背。在场的工作人员看见我的背部线条,都惊叹了!导演直接问我:“可能需要把头发剪短,也许是剃光头,能接受吗?”我倔强地回答:“没问题。”
“能把肱二头肌再练起来一点吗?”
“没问题,只要能拍戏,什么都可以。”
我不知道,正是我憋了一股气的倔强眼神,打动了导演,当时有好多人争这个角色,但最后林超贤导演力排众议,就是蒋璐霞了!
这一刻,我竟然对之前的遭遇莫名感恩,老天的安排不是刚刚好吗,我想,要不是之前那部戏,我不可能把自己的肌肉和状态练得这么好,我的所有付出都没有白费呀!努力的人终究还是得到了回报!
蒋璐霞这番感悟说出口后,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到正能量满满。我们曾经在生活和工作中感叹的不公,也许在人生的未来某个点,都会得到丰满的回报,只是机遇还没有到而已。
记者:很多观众,在看完整部电影后,都没有发现8名蛟龙突击队员里面有一位女蛟龙。也有很多观众,觉得女蛟龙展现的男性荷尔蒙太过强大。但实际上,你和荧幕上的女硬汉形象其实反差很大,非常清秀漂亮。我们想了解,生活中的你是什么状态。你目前有没有男朋友?如果没有,择偶标准是什么?
蒋璐霞:其实,当时为了拍《红海行动》我是在一个月增重了15斤,肱二头肌都练到爆起来了。
我记得有一场戏,是和当地摩洛哥一个著名武行在飞机上对戏。按导演要求,我在镜头里要徒手把对方扳倒、掐死。开拍后,我发现对方身材太魁梧,我双臂展开都环不住他胸部。于是我整个人跳起来,去挽住对方脖子,把对方扳倒在地。对方是接近2米的大汉。被我扳倒后,我用全身力气去掐他,他被我掐得气都喘不上来,意识都模糊了,就用手不停地拍我大腿。我当时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导演从镜头里看见对方的手不对劲才赶紧喊卡。事后,对方告诉我,我是真的差点把他掐死了。那一刻,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像个男人,哈哈哈!我目前没有男朋友,但我做好了随时接受一段感情的准备,我对另一半没有任何条件设置,只要彼此看对眼,就是最好的。我相信会有属于我的幸福等着我!
蒋璐霞口中一个个细节精彩刺激又充满了艰辛。但此时被她讲出来,却轻松得像是在讲别人的故事。可能那些吃过的苦,受过的罪,都抵消不了她收获的满足感,那是她一个人的十年磨一剑,是她一个人的武林,是她成功后的底气。

编辑/李明洁